【科技日報】我們太需要多幾個“何家慶”了

發布時間:2019-11-01

2019111

 

“學習我什么,學我重新走一遍大西南?”在2000年左右被作為全國學習的榜樣時,何家慶曾對相熟的記者直言。

而這也是我此次采訪開始時的困惑。

從普通人視角看,何家慶確是個“怪人”,或者說,他的很多行為,我們學不了,做不到。

比如說,他極度的節儉,超級自律的工作態度,不怕得罪人的直來直去,對職稱、住房等世俗之物的不屑一顧。我承認,我一點也做不到。

其實,他也深知自己的與眾不同,曲高和寡。

“物以少見為稀,人由個性而怪。”在《我的1998——何家慶西行日記》的自序中,他這樣寫道。

但是,在采訪中,從何家慶學生的淚水中,從種植戶們哽咽的感恩中,我意識到,對何家慶這樣有個性、一心為民的知識分子的報道不僅不會沒有意義,相反,在當今這個大多人被物質左右,精神稀缺的年代,我們太需要多幾個“何家慶”了。

他的“怪”,只是因為選擇了與大多數人不同的追求目標而已。

何家慶不是圣人。在他的日記中,也有委屈、不甘和動搖,但最初的信念和責任感戰勝了這些。我甚至覺得,樸素的衣著,極致簡單的生活,一開始可能是他刻意與熱鬧和世俗保持距離的鎧甲。后來,才慢慢成為習慣。

今天,了解和學習何家慶,并不是說我們都要成為“何家慶。每個人的行為源于其成長的特定時代背景和個人經歷,但我們至少可以學習他“位卑未敢忘憂國”的責任感,學習他對待工作時的兢兢業業,在考慮自己的房子車子職稱等因素時,也想想能為這個社會,為別人做些什么。可能會很難。其實,也正因為難,像何家慶這樣的人才應被尊敬和銘記。(本報記者 操秀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