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安徽日報】科技扶貧,一輩子就做一件事

發布時間:2019-11-01

2019111

 

1019日,安徽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何家慶病逝于合肥,臨終前他說的最后一句話是:“不知道今年的瓜籽能不能賣上一個好價錢”。

 

“何教授,您又來了”

今年7月初,大地像是著了火。

一個健步如飛、消瘦黝黑的人朝地里走來。胡海結正在侍弄瓜苗,一見這人,立刻跑到田埂上大聲招呼:“何教授,您又來了!”喜悅之情,溢于言表。

4年前的春天,潛山市梅城鎮河灣村瓜農胡海結,正是在這塊瓜蔞田里第一次遇見何家慶。當時長發凌亂、形容枯槁的何家慶盯著瓜蔞苗,左看右看,上看下看,胡海結準備趕走不相關的“閑人”。沒想到,何家慶用手一指,說:“這個瓜蔞苗葉片肥厚,坐果率是不是挺高的?”

原來是個深藏不露的行家。

胡海結大喜過望,趕緊擦手,一把握住對方大手,請教尊姓大名,沒有想到竟是大名鼎鼎的“魔芋大王”何家慶。“更沒有想到的是,‘魔芋大王’對瓜蔞也研究得很全面很透徹,對我們瓜農特別有感情。”烈日下,瓜田邊,兩人聊得一發不可收拾,從此結下深厚的“瓜蔞友情”。

何家慶從1984年就開始研究瓜蔞,對瓜蔞生長習性如數家珍。2010年,何家慶退休后,自費走遍安徽、江蘇、浙江、江西、河南等地,調研瓜蔞產業發展狀況,傳播科學栽培技術,幫助農民增收,并獲得有關瓜蔞的6項發明專利。

討技術、問經驗、解困惑、聊現狀……每一次何家慶到來,胡海結都舍不得讓他走。從最初的20畝到如今的130畝,從原來畝產100斤到現在畝產250斤,從本身是貧困戶到帶動貧困戶的“領頭羊”,胡海結脫貧致富的道路越走越寬。這一路走來,每當瓜蔞掛果、防治病蟲害等關鍵時刻,總能看到何教授那瘦弱而堅毅的身影。

在何家慶的技術指導下,胡海結選育了一個優良新品種,今年試種了10畝。眼下,正是成熟收獲的季節,他還期待著邀請何家慶來品嘗瓜籽,沒想到卻聽到他病逝的消息。“我感覺天都塌下來了,沒有何教授,就不可能有這個新品種的誕生。”胡海結說著眼眶就紅了。

“何教授,您又來了!”再也不會響起,卻言猶在耳,在胡海結腦海中揮之不去,去之又來……

 

“要做瓜農的大樹”

“只有瓜農嘗到甜頭,瓜蔞產業才能做大。你們是瓜農的大樹,要保護他們,更要讓他們受益。”這是何家慶的“經典語錄”。

去年寒冬,岳西瓜蔞種植戶心急如焚。栽一棵,死一株;栽一對,死一雙……培育不出瓜苗,瓜農來年哪有收成?

岳西徽記農業公司總經理李廣來懷著忐忑的心情,撥通了何家慶電話,懇請他過來“把脈問診”。正在廈門大學標本實驗室整理標本的何家慶,第二天就火急火燎地出現在李廣來的廠門口。

一身舊衣服,一雙解放鞋,大步流星的何家慶一頭扎進育苗基地。“快70歲的老爺子,走山路也帶風,30多歲的小伙子都跟不上他的步伐,追不上何老!”李廣來說。

一口熱水沒喝,一句寒暄沒說,眉頭緊皺的何家慶在基地里忙了半天,開出了“藥方”。由于連日陰雨綿綿,育苗基地的溫度、濕度、日照按照往年的標準,并不能滿足瓜苗的生長。隨后,何家慶給出了相關的技術參數,還建議把培育苗送到山東等陽光充足的地方。

“培育的瓜苗連著百姓的飯碗,大意不得,刻不容緩。”何家慶說。在他的建議下,200萬株培育苗送到外地,為200多戶瓜農避免了一場災難。

臨走時,李廣來千恩萬謝,拿出4000元技術咨詢費給何家慶。他不要,李廣來硬塞,沒想到老爺子厲聲道:“我不是為錢來的,只要瓜農掙錢過上好日子,就是給我最好的報酬。”他和李廣來約定,等瓜苗掛果的時候,他要到這一批瓜苗的基地實地調研。

今年6月初,何家慶如約而至,馬不停蹄地走遍廣西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等種植瓜蔞的縣區。“不管是驕陽似火,還是風雨交加,何教授每天雷打不動早上8點出發,晚上7點記錄總結,密密麻麻記錄了一個又大又厚的筆記本。”同行的徽記公司瓜蔞種植技術員潘敬文說。

 

“為貧困山區做點事”

何家慶一輩子跟科技扶貧結緣,這份執著和牽掛,一直延續至生命盡頭。

“爸爸躺在病床上,叫我捧著手提電腦,一字一句地寫瓜蔞產業扶貧的調研報告。他這一輩子只做這一件事。”女兒何禾說。寫10分鐘,就不得不休息10分鐘,氣若游絲的何家慶已經無法進食,只能用湯勺喝水,打營養針維持生命。

“他說拼盡最后一點氣力,也要為貧困山區做點事。他執意要捐獻唯一能捐獻的眼角膜,為貧困山區的孩子帶去光明。”妻子胡建群說。他生前心心念念的是扶貧事業,終其一生,貫穿始終。

在何家慶狹小的家中,一臺黑白電視機上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,簡單的書架和木頭箱子裝滿了調研手稿和扶貧報告。一張泛黃的信紙,是何家慶“出走”前寫給妻子的留言。“我進山考察,歸期不定,帶走了50斤糧票和450元,我走了,再見!”

一次次“出走”,是為了心中的執著——為山區貧困人民做點事。

1984年,何家慶走上了考察大別山之路,225天行程12684公里,先后攀登千米以上的山峰357座,采集植物標本3117種近萬份,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全面考察大別山的人。

1998年,何家慶背起行李孤身一人進入大西南扶貧,行程約31600公里,沿途為100多個縣的芋農傳授魔芋栽培、病蟲害防治技術,培訓人數逾2萬人。溝深坡陡,山高路險,扶貧路上何家慶多次險些掉入懸崖,遭遇車禍17次,遭遇搶劫2次。為了搭便車,被騙至深山,被迫砸了一天礦石。

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。“我不圖名,不圖利,世俗一切欲望均可放棄,只希望能為貧困山區人民做點事,能為后來者提供一些可借鑒的資料。”何家慶說。

他是這么說的,更是這么做的。他做的比說的多,更比說的好。(本報記者 張岳)